喵米破解版2019

   对于东方靖的来访,丁羽并没有接待,自己需要调养一段时间,现在不见外客,这个理由还真的就是让东方靖无可奈何,或者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,这一次还真的就是自己这边出了过失。

   让白老二这边找上门来,这个本身就是东方家的问题,你已经说过了要承担这个责任的,既然话都已经说了,为什么白老二还是找上门来,这个就有那么一些说不过去了,东方靖自然也是清楚这个其中的内情!

   丁羽就是故意不见的,或者说对自己有些许的意见,东方靖也没有任何要辩解的意思,在这个事情当中,白家是相当的不守规矩,但主要的原因呢?还是应该在自己的身上面了,谁让自己没有把这个事情给解释清楚了。

   如果说解释清楚了,那么白家自然不会找寻丁羽这个麻烦,倒不是说丁羽怕麻烦,完就是两个性质的问题,不能够一概而论。

   一直等到了第三天,丁羽才见了东方靖一面,但是见面之后也没有太多的热情,丁羽表现的很是冷淡,东方靖也是心下一寒,这都已经三天的时间了,丁羽才见自己,可见他心里面的这口气呢?还是没有出来呀!

   白家的这个事情想要了结,还真的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得罪了这样的人本身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,更何况自己这一次来可是表示感谢的,而不是来说清的,“丁师弟,没有想到这一会出现这样的事情,本来孝伦是要亲自赶来的,但是多有不便,还请丁师弟见谅!”

   丁羽点点头,并没有其他的什么言语,更没有要多说话的意思,东方靖也是忍了好半天的时间。随即才勉为其难的说到,“丁师弟,我也豁出去这个脸面了,白家的人找到了我。先前在机场的白家小二他不太懂事!”说话的时候,东方靖也是注意的看着丁羽。

   丁羽的眼角也是抬了一下,笑笑的看着一眼,“哦,白家的人。这个我还真的就是第一次听说,不过先前在机场的时候,有人好像对我动了杀心!”说完了之后,丁羽也是用手指划了一下自己的眉毛,“不过这样的事情,好像也找不到什么所谓的证据!”

   说这个话的时候,丁羽的语气很是平淡,就好像先前所说的事情就是在开玩笑一样,但对于东方靖来说,却好像听到了晴天霹雳一样。自己知道白家的老二有那么一些肆无忌惮,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如何的糊涂!

   你对其他人嚣张也就算了,但是把苗头对准了丁羽,这个就有那么一些不太像话了,哪怕你是想要吓唬一下丁羽,这个也得看清楚形势呀!真的因为自己就是和尚打伞,无法无天了吗?

   难怪丁羽直接的就把他给扣了,如果说换成自己的话,说不定当时的时候就给这个家伙给灭了,不过丁羽的话呢?并没有说完。“东方师兄的意思,是让我放了他,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是这样吗?”

   “丁师弟误会了!”东方靖也是立刻的改口。开玩笑一样,自己跟丁羽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这个交情,而且这一次的事情呢?还是由自己而起的,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自己别说已经知道了实情,就算是不知道实情。也必须要站在丁羽这边了。

   日系小清新向日葵

   白家跟自己家的事情呢?烂谷子的事情,各有对错。但是自己跟丁羽之间的事情,可是需要用严肃的态度来对待,不能够随意的开玩笑。

   “丁师弟,这一次的事情是我做的有些过失了!我占据了相当的责任。”

   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“人就在这里了,东方师兄要是有时间的话,可以去看一看,你做主就行了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不是吗?”说完了之后,丁羽也是端起来了茶杯,意思很是简单,端茶送客。

   从丁羽这里出来的时候,东方靖也是咬了咬自己的牙,对于丁羽倒是没有多少的气愤,自己知道白家的这帮家伙比较的混蛋,但是却没有想到闹到会混到如此的地步,不怕神一样的队友,真的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呀!

   吓唬吓唬丁羽,然后给东方家难堪,这样的事情也就白家这样的混蛋能够做的出来,先前的时候自己都已经说过了,有什么事情可以冲着东方家来,你耳朵里面塞驴毛了?

   看着等在下面的白日辉,东方靖也是有那么一些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,倒是有人直接的就送了一张卡片过来,上面倒是没有写太多的讯息,而白日辉倒是偷看了一眼,脸上面也是浮现出来些许的笑容,“东方兄,还是你有面子!”

   “我xxx!”东方靖上来之后直接的就开喷了,甚至就是当着众人的面,在大街上面就开骂了,骂了两句之后,可能也是感觉有些不对,他不怕丢人,自己还怕丢人呢!“我的,你给我上车!”

   白日辉有些蒙圈,要知道就自己的了解东方靖还是一个非常和煦的人,从他的口里面爆脏话,简直就跟天方夜谭一样,不过随即白日辉脸上面的表情也是一黑,事情貌似不是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乐观!

   刚刚的把车门关上,东方靖的手指就已经戳到了白日辉的脸上面,然后又是一顿的臭骂,骂的也是相当的难听,虽然说白日辉有那么一些无奈,有那么一些不要脸面,但是这个时候也是感觉相当的难堪,“东方兄,有些过了吧?”

   东方靖也是换了一口气,听到白日辉这个时候竟然还敢还口,也是哼了一声,“呵呵,白日辉,白老二呢?还真的就是你生出来的,我都不知道他胆子竟然长毛了,竟然对丁师弟动了杀心,我不相信这个事情你不知道!”

   说完了之后,东方靖也是眯缝着自己的眼睛看着白日辉,“咱们两家呢?虽然打打闹闹的,但还都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了,我孙子不识好歹,所以我无话可说。更何况学艺不精,那个也是他自找的,但是现在这个事情,你需要给我一个交代!”

   白日辉听到了这个状况。不由的就是一哆嗦,“这不可能!”不过随即也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然后感叹了一声,“老二的胆子一向比较大,有些事情不识好歹!但是。”接下来的话呢?白日辉也没有再继续的说下去。

   “你儿子是人。我们家孝伦就不是人?还有就是你把丁师弟放在什么位置上面!”东方靖也是阴森的说了一句,说话的时候也是往一边侧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“人在这里了,你觉得是现在去看,还是等一等!你决定!”

   在现在这个时候,东方靖也是丝毫的不客气,自己先前的时候就觉得白老二可能有那么一些不敬,所以惹怒了丁羽,但是没曾想这里面的状况竟然是这样的,所以东方靖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接受不了呀!

   “现在去!”白日辉也是猛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。眼睛里面也是血红一片,自己知道儿子有些混,但是却没有想到他混到如此的地步,也怪自己太过于的嚣张了,东方家没有跟自己一般见识,让自己有那么一些太过于得意忘形了。

   卡片上的地址并不是非常的遥远,一行人呢?也是直奔那里而去,不过等来到了地方之后,就只有一辆车被放行了,至于其他的车辆呢?老老实实的就在外面等着。不过车停靠的时候,不管是东方靖还是白日辉都没有要率先下车的意思。

   “那个是我儿子!老大死的早,我就剩下来这么一个儿子了!”

   东方靖的嘴角也是抽动了一下,“惹是生非。迟早会让整个白家都陪葬的!”也就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而已,随即东方靖也是推开了车门,两个人就是简单的交流了一番而已,并没有说其他的什么话,但是彼此的心里面基本上都已经明白了。

   倒是白老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父亲和东方靖,表情并没有任何的狂喜。反倒是有些许的疑惑,如果说是接自己出去的话,不应该这么的大张旗鼓吧!父亲来了也就是了,甚至于连东方家的家主都来了!

   “爸!东方伯伯!”白占戈也是犹豫了一下,还是喊了一声,这两天被扔在了这里,还真的就是把身上面的傲气都给打消干净了,没有办法的事情,形势比人强,在自己的其他地方呢?自己还可以靠着自己的名号来行事,但是在这里,谁认识自己是谁?

   “你对他动了杀心,这个事情是真的吗?”既然白日辉不说,那么自己来说!

   被问及这句话的时候,白占戈也是愣了一下,随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父亲,但是没曾想自己的父亲根本就没有看向自己的意思,就是注视的看着周围的环境,好像是在故意的打量着什么一样!白占戈也是咽了一口唾沫。

   “我就是想要吓唬吓唬他,没有其他的意思!”说话的时候,白占戈也是怯怯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实情就是这样的,只不过是当时的时候有些夸张而已。

   得!话既然这么的说呢?还算是一个有担当的汉子,东方靖也就没有其他要问及的了,没有任何的意义了,现在就看白日辉怎么处理了!

   站在一边的白日辉听到儿子这么的说,眼睛也是不由的一闭,他竟然承认了,不管是有意,还是无意的,反正他都已经这么的去做了!白日辉也是感觉自己的气息稍微有那么一些控制不住了,随即他也是把自己的手背在了后面。

   气氛稍显有那么一些沉闷,整个房间里面,除了些许的喘息声之外,好像就没有其他的什么声音了!白日辉的喘息呢?也是持续了好长的一段时间,随即白日辉也是睁眼看着自己的儿子,然后转向了东方靖!

   一躬到底,“东方兄,我现在就这么一个儿子,我想留他一条命!”

   “爸!”白占戈看着自己的父亲,表情也是有那么一些扭曲,自己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好,但是却没曾想竟然是自己的父亲和东方伯伯一同的前来,而且自己的父亲,一辈子都没有在东方伯伯的面前低过头,现在竟然如此的大礼!自己心下有些骇然。

   白日辉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。依旧是先前的姿势,没有办法,为了留下来自己儿子的一条命,自己需要低头。东方靖也是感叹了一声,“你这这个老家伙是故意的让我为难!”

   听着说话的东方靖,白日辉好像明白了什么,随即也是直起来自己的腰身,看着自己的儿子。咬牙闭眼,然后一低身,腰部发力,随即右腿也是横扫了出去。

   白占戈就好像是被砍伐的树枝一样,直接的倒地,甚至于倒地的时候,白占戈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!看着躺在那里的儿子,白日辉也是咬着自己的呀,“东方兄,我回去之后好好管教!出了问题的话。要我的脑袋!”

   东方靖看着自己的这位‘老朋友’,微微的点了一下头,“我不知道能不能求下来这个人情,但是我可以给打一个电话,但是不够呀!”

   “先前我说的条件,加上现在的,还有我拿出来三层的产业!”

   看着老朋友的样子,东方靖也是拿出来手机,等了好久电话才被接通,当着白日辉的面。东方靖也是尽量客气的说到,“丁师弟,白日辉是我的老兄弟,他现在就这么一个儿子了。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,有些太残酷了,大家同族同宗,一起在外面闯荡生活,不太容易!”

   “结果?”

   “三层的产业,答应我的一些条件!”就算是白日辉当面了。东方靖也没有任何的隐瞒,说的也是直接了当!“还有就是白荷交给孝伦!”

   “我对于其他的产业没有什么兴趣,他对我动了杀心,所以我教训一段他,先前的时候我曾经对他说过,礼尚往来!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丁羽也是停顿了一段时间,“既然你愿意作保,那么治好了,关他半年的时间!”

   说完了之后,丁羽也是挂断了电话,东方靖放下电话的时候,也是看了一眼白日辉,“你都听见了,人家对于你的产业没有任何的兴趣,也不差你那点东西,还有就是治好了,同样也要关他半年的时间!我的脑袋也悬在这里了!”

   “回去之后我开堂!这件事情我白家会给你一个交代!”

   说完了之后,也没有理会地上面的白占戈,把他的小命给保了下来,就已经足够了,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,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了一群人,而且看情况好像还是最为专业的,显然都是预先时候都已经准备好的。

   给白占戈扣上了氧气罩,然后顺势的抬在床上面,进行进一步的处理,不过有人也是留了下来,在文本上面也是写了一份清单,随即看了看,对两个人示意了一下,在东方靖的示意之下,也是把手里面的清单递给了白日辉。

   “先生,我们不是义务出诊,所有的费用清单都在这里了,请签收!”

   看着上面的数字,东方靖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止不住笑意,要知道平常时候抽一个雪茄恐怕都不止这个价钱的,白日辉也是直接的就拿出来一张支票来,直接的就摔在了文本上面,自己都已经快要被气的冒烟了。

   倒不是要钱的这个事情让自己生气,而是这个糗样被东方靖给看到了,这个让自己感觉十分的过不去,从里面出来的时候,倒是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,期间倒也是看到一些荷枪实弹的人,但是这些人就跟没有看到自己一样!

   从这里出来之后,白日辉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白家已经有人赶到了医院那边,毕竟家里面都是练武出身,所谓的腿断胳膊折了,都是家常便饭,还有呢?就是对于医院方面的人稍微的有那么一些不太放心!

   甚至于跟东方靖分开了之后,白日辉也是刻意的赶到了医院这边,除了自家人之外呢?还真的就没有其他的势力掺和其中,不过白日辉真的很是清楚,这一次儿子的小命算是捡回来的,如果说不是东方靖这个老家伙,说不定就扔在了那里。

   虽然说自己下手好像是博取了不少的同情,但是实际上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,自己看得很明白,人情不人情的?跟人家没有任何的关系,自己的儿子胆大包天,对人家动了杀心,人家反过来教训一段,合情合理的事情!

   人家没有把他的脑袋给摘了,并不是说自己的情面比较大,人家认识自己是谁呀!完就没有任何要理会的意思,只不过是碍于东方靖的面子而已!但就算是这个样子,依旧还要在里面蹲上半年的时间,以示惩戒!

   也没有等白占戈醒过来,白日辉就离开了,诚然那边没有任何的表示,但是自己还真的就需要去做一些准备,得罪这样的人,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过去了,这个就真的是太把自己当做一回事情了,人家要不要的,自己都需要有个表示才是呀!(。)

Related Post